白栖华

头像是@QED_白赤催婚大队大大的
沉迷双花
别拆我双花剩下我有粮就吃

按头小分队(荒×荒川)

  文前避雷
  本文灵感来源于我寮里有荒有荒川,就是没有连连,看这俩崽子孤苦伶仃,不如凑一起吧。(真·按头恋爱)
  虽然表面上是在给荒荒拉郎配,但像我这种巴不得全寮崽子陪我一起单身的人,怎么可能认真发展感情线呢,更多的是以荒和荒川的视角写的寮内日常吧。
  沙雕小段子,咱就图个一乐。
  缘更
  
  1.
  今天寮里来了只新崽,听说是个高富帅,特别高的那种。
  荒川之主坐在缘廊上(参考初始庭院八百比丘尼坐的位置),心里不以为意。
  再高能有多高?能比妖刀姬的刀高吗?
  “来来大家都认识一下,这是新来的式神,荒。”
  诶呦,还真比刀高。
  2.
  今天是荒来寮里的第一天。
  其实荒不想来的,但架不住晴明蓝票实在太多,几百张砸下去,想不出来都不行。
  按人类的话这叫什么?……量变引起质变?
  其实来也就来了,但荒真没想到自己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居然是比身高。
  其实比身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你们想把清姬捋直是几个意思???
  3.
  自从荒川之主进了寮,便很少管荒川那边的事情了。
  每天喝喝茶养养鱼(不是金鱼姬!),修身养性。还别说,这脾气是真好了不少。
  什么?你说荒川之主不干活?
  你去瞅瞅隔壁大江山那群崽子,哪个干活了?
  玉藻前是全寮最忙的人没有之一。谁让秃头晴明只肝得出大舅一妖份的白蛋呢。
  翻着官方商城想买新衣服的荒川之主如是想。
  4.
  最近的荒闲到发慌。
  进寮的生活跟自己想象的生活有些不一样。
  曾经听其他寮的前辈说,阴阳师是特别恐怖的存在,他们有用不完的体力,从早到晚地让你干活,拿到的战利品还得分给其他妖怪。
  可瞅瞅自己在的这个寮,大舅一手包办打架带孩子等众多事项,茨木天天追着晴明问什么时候能把挚友带来,荒川之主日常老年退休生活。
  这怕是一个假寮吧。
  其实他还有个别名,叫护发养肝寮。
        毕竟近日晴明的头发越来越稀少了呢。

大孙生日快乐!

[双花]生日礼物

ooc是必然的,文笔依然渣出天际
撸长篇是不可能的,只能写写梗。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孙哲平生日将近,张佳乐为了给他挑选一款合适的生日礼物可谓煞费苦心。把淘宝翻来覆去轮了好几遍,终于选定了一个限量版耳机,并特意找店家沟通,让他把耳机包得好看一点。

店家听说是给朋友的生日礼物,特别痛快地答应了,还表示会额外赠小礼物。

于是孙哲平在拆包时,拆出了一个耳机以及一件……旗袍。

“张佳乐,你来解释解释这个?”

“啊?怎么了?难道大孙你是看到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太兴奋,来找我确认一下?”

张佳乐兴高采烈的从房间里出来,一眼看见孙哲平手里拿着的衣服。

“哎呦,看不出大孙你还有这癖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呵,这不是你送我的吗?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癖好……”

孙哲平拎着旗袍,冷笑着朝张佳乐走去。

“你既然买了,也不能浪费。来,穿上试试?”

“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买的……等等!你要干什么??!你离我远点!!”

暂且不谈张佳乐是如何度过了屈辱(?)的一夜,反正第二天……可怜的乐乐是没下来床。

第二天

“孙哲平我要和你拼了!!!”

张佳乐趴在床上,一脸的悲愤与生无可恋。

“你还有力气叫,看来昨天伤得挺轻。”

孙哲平走到床边,作势要按张佳乐的腰,果然听到了张佳乐惊恐的叫声。

“你你你离我腰远点!疼啊!”

“闭嘴,我给你揉揉。”
“哼……那你轻点……!你这手劲是要杀人吗??你轻点会死?……对对,就这个力气刚刚好……啊!孙哲平你给我等着!我能下地了第一件事就是砍了你!”

今天也是充满欢(ji)声(fei)笑(gou)语(tiao)的一天呢,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某店店主:小戴你看没看见我买的炮姐旗袍?

某店员:没有啊,店主你是不是放哪然后忘了?[心虚至极]

某店店主:……诶?

几天后

自己掏钱补上衣服的某店员:店主!这个是不是你衣服?我在货仓找到的。

某店店主:呀!真的是,谢谢小戴啊,今天姐请你吃饭。不过我居然放到货仓……还好没被谁当货发走……

某店员[内心]:……已经发走了啊……

又过了几天,某店收到五星好评一个。并在评价中表示小礼物特别好,特别贴心。

某店店主:看来我们赠的小键盘让客人感觉特别满意呢。

某店员[继续内心]:不不不,店主咱们根本就没赠键盘好么,那是你的炮姐啊。哦,现在是我的炮姐。)



这个梗……来源于女装乐,然后我就在想女装平会是什么样……想象不到。所以还是让乐乐穿女装吧,违和感小一点???而且大孙生日嘛,对大孙好一点,别这么折腾人家。
(好想看大孙女装啊啊啊)

[双花] 张佳乐沉迷刻章的那些年

文笔渣  ooc有

         张佳乐最近迷上了一个叫橡皮章的东西,买回来一堆橡皮砖以及专门的刀。天天什么也不干,就坐在桌子前刻章。
         孙哲平觉得自己不是个专治的人,张佳乐想做的事情他都挺支持的。而且橡皮章嘛,要是整好了,指不定能成个刻章大佬,这也是一项技术啊。
         但是,张佳乐的章,用孙哲平的话来讲,那就是:张佳乐,就你那技术,狗啃的都比你强。
         张佳乐听后很不开心,拿着刻章用的小笔刀从书房一路杀到厨房。
         “不是大孙你怎么说话呢?我哪里不如狗?刻章这么高深的事情谁能一次整好啊?有本事你来试试,我就不信你能……”
         孙哲平缓缓转身,看看手里的大菜刀,再看看张佳乐。
         “你刚才说什么?”
         “……能刻的比我差!”
         看着瞬间转变态度的张佳乐,孙哲平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行,我去刻,你来做饭。”
        手中的刀迅速变重,被独自留在厨房的张佳乐有些迷茫。就这么一会儿,怎么两个人的活就互换了呢?算了,管他那么多,做饭可比刻章简单多了。
        于是,可怜的厨房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一小时后,刻完章子的孙哲平把还没折腾够甚至兴致勃勃想再来道菜的张佳乐从厨房拎出来。
         “嘶……张佳乐你怎么把厨房整成这样的。”
         放眼望去一片红,知道的清楚是在做饭,不知道还以为是这是杀人现场呢。
        “咳……我这不是想熬个番茄酱吗?不小心整洒了……没来得及收拾……不对!你章子刻的怎么样了?!别想混过去!”
        “……行,你自己去书房看,以后别进厨房了啊,他可经不住你这么折腾。”
        张佳乐心虚得不行,强行理直气壮的转移话题。本以为又要被孙哲平训一顿,却只感觉到自己的头被重重的揉了一把。
         “诶?”
         摸着自己的头毛,张佳乐精神恍惚地走进书房,孙哲平在厨房叹了口气,认命般开始收拾张佳乐造成的烂摊子。
         “孙哲平!!这是你刻的?!!”
         随着一声嚎叫,张佳乐举着一块皮卡丘冲到孙哲平面前,一脸的不可置信。
         “脑袋是你刻的,剩下的都是我。”
         让我们来一起瞅一眼这个饱受折磨的章子。以脖……为分界线,脑袋和身子,两种风格,两种效果。脑袋部分线条精细闹眼睛,身子部分线条粗犷清晰明了。其中差距最大的就是留白部分,鬼知道张佳乐是怎么刻出如此……无法形容的差……的搓衣板留白哟,连孙哲平这个彻彻底底的新手都留的比他好。
        “原来我刻章技术真的这么差……我那堆东西你拿去玩吧……我不想看见他们了……”
        看着受到巨大打击情绪低落的张·蘑菇·佳乐,孙哲平实在没忍住,又揉了两把张佳乐的头毛,把人从角落里拽出来放到椅子上。
        “没事,先吃饭吧。”
        “……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啊,什么都做不好……刻章是……做饭也是……”
        “谁说的?你不挺好的吗。虽然这些事情确实不行,但你打游戏的技术还勉勉强强过得去。再说了,我还在呢,你怕什么?”
        “真的?”
        “嗯。”
        张佳乐迅速打起精神,并发誓要和橡皮章死磕到底,不刻好决不罢休。
        再次看着紧闭的书房门,孙哲平有点头疼。但随他去吧,谁让自己就栽在张佳乐身上了呢?
        正擦桌子洗碗的孙哲平如是想。

以下是渣作者的碎碎念
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应该交个党费。
本文脑洞来自于我高中毕业要回家时去姬友家玩(回我父母家,特别远,基本跨了一个中国),她教我刻章子我带她戳毛毡。我的一开始的留白……真的就是……一言难尽……当时姬友给我修都无从下手,只能全部镂空。所以在决定交党费时一下子就想起这件事了。
本来想写大孙拎着乐乐去看章子的,但舍不得这么对乐乐,想尽自己最大的温柔去对待他。真的是……好喜欢他俩啊。
最后,这篇文其实我不是一口气撸完的,中间大概隔了一个月,所以文风emmmmm大概有些微妙的变化。



最最后,我知道不会有人看到这的!我又考回去了!又能和姬友一起玩耍撸串了www开心到飞起